立即注册
网站管理条例
找回密码
搜索
查看: 399|回复: 10

我当知青时所遇到最“诡异”的事

[复制链接]

4

主题

19

帖子

19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3 21:0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会飞的鱼 于 2017-3-8 10:36 编辑

我当知青时所遇到最“诡异”的事

      在我当知青的时候,亲身经历的一件最“诡异”的事,至今令我难以忘怀,百思不解......。
      我的外祖父是一名颇有名气的老中医,遗憾地是英年早逝,留下来不少古老的医书。
      我从小是伴随着这些医书长大的,况且我很喜爱这些宝贵的“财富”,从中又找到了在世上有些失传的针灸医术,外加父母又亲传我的古老针灸法。
后来又拜当时还“戴帽”的市里名医肖“姥爷”为师,确实掌握了不少针灸要领,也促使我有幸的走上行医之路。
      43年前高中毕业后,就来到辽北最偏远、也最贫穷的农村当了知青,不久便成为一名赤脚医生。
      这里是凹凸不平的丘陵地带和坑坑洼洼的泥土路。严重地说这土路中间有两条很深很宽的沟,这是来往车辆硬给压出来的。
      据说当地有个快要临盆的妇女曾路过这里,竟然把孩子生在了这车辙沟里。
      言归正传,话说深秋的一天半夜,当同学们都睡的酣熟时,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。
      原来是该队的杨姓村民,他的家人忽然得了急病让我马上出诊。
      闻之,我一骨碌爬了起来,匆忙地抓起了药箱,睡眼懵悚的就跟着往他家奔去。
     我滴天呀!那天晚上也不咋的啦?黑的可怕,就像墨汁把天空涂抹了一般,真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      我带着近视镜,打着手电筒,也如同萤火虫一般。何况又是崎岖不平的沟沟坎坎的羊肠小路,再穿越布满蒿草的树林子,还时不时传出一两声的怪叫,真的好恐怖,吓得我还差点踏进河沟里。
      一路上,跌跌撞撞地好不容易捱到了那户人家。
      进门一看,屋里黑乎乎的站着不少人。
      三间的通屋却只亮着一盏大约15度的灯泡。透过灰暗的灯光,看见光秃秃的火炕上直挺挺地躺着一个瘦弱的老女人,大约有五六十岁的光景,身穿蓝布褂子,下穿打着补丁的裤子,光着黑乎乎的脚丫子,两手紧握着拳头。一张布满皱纹显得很沧桑的脸有些蜡黄,双目紧闭,不过紧咬牙关的嘴里横着一根筷子,为防止咬伤舌头。整个人无声无息的地,好像死人一般。
看这此景,我顿时觉得骨寒毛竖,整个头皮都直发麻。
      说实话长这么大,哪见过这个阵势呀!更没看过这样的“死人”啊!吓得我心惊胆战直往后退,更不敢贸然上前去诊断。
       此刻,我的腿也不听使唤了直打颤,手也开始哆嗦了,头脑更是一片空白,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手,薅着我的五脏六腑提溜到了嗓子眼。
      杨家大娘不忍看见我这副狼狈相,就小声地安慰和督促我:“姑娘,别害怕,人没有死,只是抽过去了,你给针灸吧,好救急啊!”。
      这是咋回事?不像“羊角风”?平时给村民看个病,打个针什么的,无非也就个头疼脑热的,也没有见过这样的患者呀!我内心充满了恐惧、迷惑、真不知该如何是好?......。
      在我内心充满了惶惶不安时,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小声嘀咕:这阵势就是被什么脏东西附在身上了!要不就是冲撞到了什么鬼魂啦!
      她的家人也在不断的催促我:“大夫,还愣着干啥?快救人呐!”。
      我硬着头皮深深地屏息了一下呼吸,给自己壮了壮胆,索性来个一不做二不休,谁让咱是“救死扶伤”的赤脚医生呢!先把了下脉,脉搏好混乱啊!赶紧掏出针先在她的人中、百会穴上各扎了一针,病人没有丝    毫地反映。
      我又相应地在其它几个救急的穴位扎了几针,还是没有效果。这是咋回事?我懵了!如堕五里雾中。
      她的家人也急了,又是喊叫她,又是拍打她,她还是纹丝不动地躺在那里,连半点反映也没有。
      眼看病人已经失去知觉好长时间,再这样下去会对病人的大脑和身体的其他部位都有损害的,甚至危害生命的。
      咋办?面对满屋人求救渴望的眼神,我茫然失措了。
      就在这“生死”关头,突然想起老妈曾经告诉过我一个救急穴位,这个穴位是我家的祖方,平时是不能随意用的。况且我从来也没有用过,就抱着试试看用这个方法能行得通不,只有赌一把了。
      屋子静得大气不敢出,恐怕连根针掉地下都能听见,静得都让人都感到瘆的慌。
      我先斗胆地摸了摸她的腋窝,然后将针对准她手的某个部位扎了下去。
       “哎呦!”她突然极其恐怖地大叫一声,顿时把我和满屋的人都吓得惊呆了。
      随之她嘴里的筷子也掉到了一边,但她仍然紧闭双眼,“你...你...是谁?”她的语气很慌张和急迫。
        “大夫”我心里直发毛地回答。
      她转而哽咽地哀求:“大......大夫,求......求你,放了我吧,我……再也不敢了!”
      我迷惘了,这到底是咋回事呀?
      这时,杨家大娘轻轻地拽了我一下,语气几近祈求道:“姑娘,别害怕,俺姐肯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身了,你得问问她,是谁?打哪来的?详细着点问啊!俺们要是问,她是不会说的,这脏玩意就怕拿针的大夫”。
      经杨大娘这一点拨,我才恍然大悟。
      自己平时很喜欢看小说或听老人讲故事,从聊斋之类的小说里也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,什么狐仙、黄鼠狼迷人啊!还有什么“横死的人”(也就是自杀死的人)容易缠附体弱多病的人,可那也都是传说啊!眼前这可是现实,而且还让我遇到了。
      平时我对新鲜古怪事物也时常充满好奇心,于是就壮着胆模仿小说里的语气:“请教一下,您是何方人许呀?打哪来的......?”。
      话说这位老妇人不是我们大队的村民,她今天过来是看妹妹的(也就是杨大娘),不曾想就患上了这莫名其妙的病。
      平时她由于体弱多病说话又磕磕巴巴的,还怕人家瞧不起自己,所以很少与人交流,但为人处事却很真诚。
      听到我的问话,她这次居然也不磕巴了,而且还是唱着地方小调来回答我的问话。
      她说的大概意思是:“俺叫韩某某,三十二有余,家住离这有70多里路的某村子,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丈夫和婆婆天天不是骂就是打,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,遭了不少的罪,受尽了折磨。实在熬不过去了,就在二十多天前的夜里,在村边的树林里上了吊......呜......呜......”。
      停了一小会儿,她又哽咽的且很凄惨地说:“俺是实在受不了这个气了,就想死。不信到俺家看看,在灶坑口的砖头下还埋着一瓶‘敌敌畏’呢!俺是个孤魂野鬼,没有安身之处,只能到处游走找人替俺伸冤。这不,正好遇上了这位婶子,所以俺就赖上她啦!好吐吐俺这一肚子的苦水啊!”
      这时,满屋的人一听都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凉气“原来是‘吊死鬼’附身啊!太可怕了”恐惧之感也油然而生。
      我感觉头发根都立起来了,后背一阵阵冒凉风,战战兢兢地继续规劝她:“你有冤屈,我们同情你,你也不能附在体弱多病的老人家呀!这样要伤害人家的精气,岂不是也害了无辜的人呀!”。
      她略停顿了一下,叹了一口气说:“喔,俺是做的不对,请婶子原谅俺吧,俺下次再也不害别人了......”。
        “如果你再继续纠缠人家咋办?那你敢发个毒誓吗?”我尽力柔声地问。
        “大夫”她显得有些惊慌又哀求道:“俺真的不敢了,你就饶了俺吧,把针拔了,要不俺走不了的,如果俺再来,就......就天打五雷轰......”!
      她话音刚落,一道很刺眼白光闪过,随后是“咔嚓”......的一声非常震耳地惊雷。
      此时,满屋的人都被震傻了,吓得目瞪口呆。
      这时,只见她呼吸突然急促起来,大颗的泪珠从紧闭的双眼流了出了,声音更加慌张且颤抖地说:“大夫,求求你,快救救俺吧,快放了俺吧,快把针拔了,要不俺受不了,老天要惩罚俺了,俺得必须马上走啦!”。
      此刻惊魂未定的我也顾不上多想了,连忙起针。
      只听一声“多谢了”,老妇人的呼吸随之也变平稳了。
       “哎......呀”,老妇人长长出了一口气,睁开眼睛,四下寻觅:“俺......俺这......这在哪?”。
      我摸了摸她的脉搏,感觉没有什么事了,那种提心吊胆的心情也随之轻松了不少:“大娘,你是在你妹家啊!”。
        “你......谁呀?”她真有口吃病。
      她的家人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全跟她说了,她竟浑然不知在她身上所发生的奇怪的事情。
      她坐了起来,直嚷嚷“太......累了、饿......渴啦”。
      这时,我看看窗外,天边有些亮了,瞧瞧老妇的精神状态也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      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很奇特的想法。
      建议她的家人为了验证附在老妇人身上的阴魂说法,最好去趟70里路开外的那个所谓的村子,去打听一下是否有这个韩姓女人曾经存在过?
      她的家人觉得也是这个理,马上派了她的一个外甥骑着自行车去探个究竟。
      到了下午,她外甥回来了,告诉我们:附在老妇身上的阴魂,确有其人,而且所说的情况具具属实,。还真在她家的灶坑下,挖出来一瓶“敌敌畏”,着实让她的家人也大吃一惊。
      这个令人很“诡异”的故事,就到此结束了。
      后来,我把这个故事很好奇的讲给老妈听。不料,老妈听完脸色大变,就此招来一顿“恶狠狠”地呵斥,连连吩咐我以后不要再干这种“傻”事。
      可是,我本身就是赤脚医生,人家找到我看病,我怎么好意思去推辞啊!
      以后,接连又遇到了几个类似这样的茫然不解的病例,直至我回城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65

主题

3055

帖子

3074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5 12:14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非常有趣又令人心酸的故事。从现代医学的角度看,病人患的大概是癔症,当年在农村中这类病不少见,通过意外刺激和心理暗示,一般是可以恢复的。四十多年前的这一幕,折射了当年农村的生存状态,医疗水平。
       会飞的鱼用生动文笔记述的这段故事,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也使人产生了许多联想,写得好。问好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80

主题

1万

帖子

1万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5 16:57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 欢迎会飞的鱼朋友加入晚晴四合院网!你的文笔很好,希望能看到你更多的作品。


          我在农村下乡时也见过这种情况,我们邻队西张家,有个18岁的女孩子,人长的很不错,皮肤很白不像个农村孩子,连队知青们都很喜欢她。后来她也得了种怪病,嘴里总是鬼呀、神呀说个不停,好多事说的有鼻子有眼的。那时正是文革时期,但她家里还是偷偷请来“大神”,给驱魔除鬼。后来,这孩子死了,根据医院的说法她患的是白血病。有知青判断她这些反常的反映应该是农村陈旧文化的反映。问好会飞的鱼朋友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19

帖子

19

积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6 10:09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感谢二位老师的指点,我会努力学习,净化心灵,提高写作质量。问好我的老师们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08

主题

6332

帖子

6337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7 05:31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由于病人受到迷信思想的影响,再经历过类似情况,在病中
就会有此类言行。是癔病。我们公寓老人中就有一位,经常
说一些没谱的话。我在农村也见过这种病人。
横死,不是恨死。指自杀或因天灾和人祸而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19

帖子

19

积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7 21:3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浅草 发表于 2017-3-7 05:31
由于病人受到迷信思想的影响,再经历过类似情况,在病中
就会有此类言行。是癔病。我们公寓老人中就有一位 ...

谢谢老师的指点,问好老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7

主题

532

帖子

532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14 23:0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大家好!我刚从贵州回来,很想念这里。会飞的鱼是我们沈河作协的会员。她姓郝,我亲切叫她郝大姐,已经入会好几年了。上次开会的时候我们坐在一起,聊的很投缘。她和你们是同龄人,下过乡,吃过苦,人特别和善。她知道我有时喜欢写灵异惊悚段子,就说了一下。我鼓励她写出来。后来,我到贵阳,接到她的私信,说写完了,想发给我看看,但我还有行程,不方便。我让她发到这里来了。我读过她写的散文游记,文笔非常好,特欣赏。我也非常高兴我们这里有了新会员。我正在整理我这次旅行见闻,过几天就能看到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12

主题

7936

帖子

7941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15 22:48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自学针灸,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。有人狐仙附身了,请我去针灸。扎针的时候,患者的吓唬我,我是不信邪的,强刺激,都是透穴,看你看能不能挺住?经过一段时间,狐仙也不闹了,也不敢跟我横了。
我在农村针灸的效果很好,最远的有几十里外的农民赶着大车来找我针灸,我都是义务服务。我给大家办好事儿,我自己也得到了益处,一位大队书记把我的户口迁到了他的大队,让我当了民办教师。不然我在山沟里十几年,彻底和文化知识隔绝,回城后将是另一个不好预测的命运,我生活的道路将是很悲惨的结局。看了你的文章,格外亲切。问好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19

帖子

19

积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16 11:1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蒋老师您好:久闻大名,拜会。
          在农村我遇到不少这样的病例,很恐怖的,有时他们称呼我“赤脚大仙”,我当时很反感这个称呼,现在回想起来很可笑。谢谢老师,终于找到知音老师有同感。问好我的老师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380

主题

9023

帖子

9028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16 15:41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我们下乡的地方是一个穷山僻壤,“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”。没有电、缺医少药、石头碾子磨......。还乡高中青年杨会仁当了大队赤脚医生,一根银针让我认识了杨大夫。
      有一次,我肚子疼得厉害。女知青告诉我农村实行合作医疗,找大队赤脚医生看病不花钱。起早,我被人搀扶到赤脚医生杨会仁家里,杨大夫让我躺在病床上,然后给我针灸。只见他手拿一根半尺长的银针,用酒精棉球消毒后,迅速地将针扎在我的肚子上。当时我害怕极了,至今,我还心有余悸......。
      2008年9月20日,纪念知青上山下乡四十周年,我们大队知青回报乡里。与当初原大队、小队领导及乡亲们代表座谈。我见到了当年赤脚医生杨大夫,即席发言讲述了当时赤脚医生杨会仁手拿半尺长针灸拿我做“实验”的情景......笑得杨大夫前仰后合。当初的赤脚医生杨会仁,如今是乡亲们最受欢迎的人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晚晴四合院 ( 辽ICP备13012158号-1

本站联系人:程南  联系电话:18240480355 024-2318070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