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
网站管理条例
找回密码
搜索
查看: 61|回复: 3

姥姥

[复制链接]

114

主题

317

帖子

327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7-9 07:40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姥 姥
姜基安

(1)

      姥姥没念过书,山东老家穷,也不时兴让女孩念书。裹了小脚,走路一颠一颠的,摆动着两臂像扭东北大秧歌。姥姥好学,见识广,有时候还能露一手,没有她办不了的事。
      院里的二大娘好美,耳朵上挂俩金耳环,还当啷个金坠儿。有一天来找姥姥,哭丧着脸,说:“你说邪门儿不?耳坠丢了一个。昨晚上忘摘了,一早儿在被窝里找到一个,另一个说啥也找不到了。”姥姥拍拍脑门儿,说:“那能丢哪儿呢?”二大娘说:“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。”姥姥打趣说:“昨夜里又不老实了?”二大娘发狠地说:“老色鬼!我说不行,他偏要。早晨我找耳坠,他也傻了。垃圾箱他都去翻了。”
     “我给你算算?”姥姥说着,从扫炕笤帚上掐了几个笤帚糜儿,在炕上摆起八卦阵,摆来摆去,最后一拍大腿说:“丢不了!”姥姥指着笤帚糜儿说:“菩萨保佑。炕嫲嫲保佑。耳坠不出七天就能回来,不过,你要特别留心。别让它再溜了。”二大娘将信将疑,松了一口气,说“行,听你的。我也天天念叨‘菩萨保佑。炕嫲嫲保佑。’”
      大概过了三四天,第五天头上,二大娘兴冲冲跑来,举着耳坠对姥姥说:“婶子你真神!”姥姥也高兴地说:“这回,你可看住喽,不能再丢了。”二大娘说:“它猫在炕沿缝里呢,我今天一掀炕席就看见了。炕嫲嫲保佑,没掉地下,给接住了。婶子掐算得可真灵”姥姥淡然一笑,说:“我只是推算了一下。事儿,明摆着,耳坠儿不掉在炕上还能掉哪儿?我想,谁丢东西不趁热去找?你性子还急,也肯定是急着找,这不,没用七天就找到了吧。”
(2)

      姥姥曾有一次逢凶化吉的经历,最是她津津乐道的。
      她年轻的时候,经常去大北边门外的袜厂揽活儿干。有一次送完活儿,同伴从另一条道走了,只剩她一个人颠着一双小脚往家走,走着走着,就听见身后有人喊叫:“嗷!花姑娘的。”姥姥猛一回头,看见不远处有两个小日本,咋咋呼呼地奔她来了。
      姥姥撒腿就跑,就一条小毛道,两边没有人家,没处躲没处藏。小鬼子得意地笑着喊着:“吆西吆西!别跑,跑不掉的。”
      姥姥扭着小脚,越跑越快,不远处就有人家了,她就奔那儿去了。心想:有人家就好办。姥姥拐进一个小胡同,却是一个死胡同,她又折回来,跑进一个院子。院子里有几挂大车,有牲口棚,还有两个大草垛。不容细想,姥姥就钻进了其中的一个草垛,可劲儿往里拱。双手合十,嘴里默念着:“菩萨保佑,炕嫲嫲保佑。”
      不一会儿,两个日本兵也进院了,屋子里有人迎出来。
        “住店吗?朋友。”有人搭话。
        “不,我们,寻人。”一个小鬼子嚷道。
        “找人?找什么人?”换了一个人的声音,口气很硬。
        “花姑娘的,一个。”还是那个小鬼子,愣愣地竖起了一根手指头。
        “这是大车店!你跑这儿来找花姑娘,潮哇!”还是那个人的口音。
        “毛驴子叫街,懵门子了。哈哈哈……”“憋得难受了吧,找日本小娘们去呀。狗噶一马斯,哈哈哈……”许多人的笑声,夹杂着东北方言戏谑语。
      两小日本有点恼,腾腾腾拨开人群进屋找人,又腾腾腾在院子里逡巡了一圈,不见人影,怒冲冲指着哈哈取乐的人群,吼道:“八嘎!死了死了的。”
      人群并没有被镇住,有人仍乐呵呵地接话:“死了的,上高上高。憋死妞!”两个小日本眨巴眨巴眼睛,摇头晃脑地“哼!”了一声,灰溜溜地走了。
      过了好一会儿,掌柜的端着水杯出来,站在屋门口,说:“姑娘,出来吧,没事儿了。”
姥姥听了听,真没动静了,就从草垛里钻出来,拍了拍身上的草屑,怯生生来到掌柜跟前。
“你是周家姑娘吧,怎么能一个人上街?小鬼子来了,街面不太平。”掌柜的呷了一口茶,说,“快回家吧。”
      “谢谢大叔。”姥姥鞠躬施礼。
      “谢啥?这小鬼子属螃蟹的,横行霸道,欺负到家里来了。中国人就得护着中国人。别让小鬼子太上脸。狗日的!大白天就想祸祸人。”掌柜的越说越来气,把水杯里的水恨恨地泼到地上。
        “你们别看我小脚,跑得快着哩。”姥姥每讲完此事,都用这句话做结束。

(3)

      上世纪50年代初,我家住在沈阳市北郊一个叫“沙土坑”的地方,三间小平房,从北门出入,南门紧挨着一条臭水沟。顺着沟沿向东,就能看见无线电台孤零零的塔楼,还能看见塔楼前面沙岗上我姥爷的坟丘。
      我那时大约五六岁,记事了。每到清明节,姥姥都带上我去给姥爷上坟,姥姥颠着小脚走在前面,臂弯里挎着篮子,里面有供果和烧纸。我则扛着一把铁锹跟在后面。坟地上有许多小洞洞,时不时有马蛇子窜出来,吓人一大跳。那年清明,也不知咋的,走到坟地,我就感觉阴冷阴冷的,打起了寒战,又打了几个嚏喷,流了清鼻涕,姥姥回身给我擦干净,嘴里还嘟囔了几句什么话,我没听清。
      回家来我就发烧了,躺在炕上,不睁眼睛,就是一个睡。姥姥说:“准是上坟时丢魂了,我得把它叫回来。”
      姥姥从外面找来一根秫秸杆儿,量了量我的身高,又把秫秸杆儿截成我身高的长度,拿着就走了。不一会儿,就听见院门外有姥姥的呼叫,喊我的小名,接一句:“回家吃饭啦!”妈妈在院子里配合着答应,手里端着一碗刚做的面嘎达汤。一个喊一个应,在房门口稍作停留,又一直喊着走到屋子里。
      姥姥把牵着的秫秸杆儿放一边,接过嘎达汤,用羹匙搅一搅,晃着头吹了几口气,叫我的小名,说:“来,趁热吃,吃完,病就好了。”妈妈早把我掫起来,我接过碗就稀里呼噜地吃起来,一是饿了,二是嘎达汤又是我的最爱。吃完了,浑身冒汗,姥姥又让我躺下别动,盖了一床被,说:“把虚汗都发出来。”我忍着难受,继续躺着,在大汗淋漓中又睡了一觉。
      醒来,我就下地玩去了。姥姥说:“魂儿,招回来了。小孩儿不装病。”
(4)

      姥姥到了晚年,牙齿都掉光,腮帮子也瘪下去,颧骨显得老高。花生米在姥姥嘴里打滚,嚼不碎咽不下。妈妈见了,就将刚炒的花生米凉凉,用擀面杖压成细面儿,闻着喷香。妈妈用羹匙喂姥姥,姥姥吃一口,咂巴着嘴,说“香。闻着香,吃着更香。好口福约!”姥姥让我们都尝尝,说:“小孩子,嘴都馋。看见好吃的,恨不得嗓子眼儿伸出小手来。”我不解其意,说:“姥姥,嗓子眼儿还有手?”姥姥说:“可不?那是馋的。来,吃一口,把小手压回去。”我刚想张嘴去接,只听妈妈说:“不要给他!都有牙有口的,自己嚼着吃去。”姥姥执意让我尝,我却知趣地走开了。
      我爱围着姥姥转,倒不是图姥姥给吃的。姥姥肚子里的故事可真多,一套一套的。一回讲不完,就让我们记着,有工夫再讲,我只好在心里回味着故事情节,思谋着故事的神奇。有一回,她讲完“嫦娥奔月”的故事,顺口说,八月十五,她能请来“月亮神”!我们都不信,姥姥哪有那么大神通?该不会吹牛吧?不过,也想让姥姥把月亮神请来,看看她长得什么样,美不美?
      终于盼来了八月十五,大清早儿,我提醒姥姥:“快请‘月亮神’哪!别让别人家先请走了。”我猜“月亮神”肯定就一个。
         “别急,‘月亮神’说了,先来咱们家。不过要等到晚上,大白天不行。”姥姥不紧不慢地说话,安慰我。
       盼到晚上,大圆月亮升起来,越升越高。我们寸步不离地跟着姥姥瞧新鲜,心想,看你怎么请?
       姥姥来到院子里,净手,焚香,祈祷着“菩萨保佑,炕嫲嫲保佑。”随即端来一大盆清水放在月光下。“看!月亮神。”我们都凑过去看脸盆里的月亮,晃晃悠悠的,又大又圆。我们对姥姥请的“月亮神”深信不疑。
        “都来许个愿吧。”姥姥提醒大家。那晚,大家都对着“月亮神”许了愿,都很虔诚,很庄重,真像那么回事儿似的。我究竟许了什么愿,现在,一点记忆都没有了。

(5)

       姥姥最后一个人回了山东老家,跟着一个远房的舅舅走的。我只记得,送他们走时,妈妈哭了。
        “我这幅老骨头不能扔在外面,家里有祖坟,地界都给我留着呢。”姥姥很自信地说。
        她说这话是在一场大病好了之后。那次病得可不轻,两三天不吃不喝,脸颊蜡黄,昏迷不醒,可以说奄奄一息了。妈妈吓得直哭,爸爸也急了,找来大北关名医,只一味药:人参枸杞卧鸡蛋。吃了三天,姥姥就能坐起来说话了。
      姥姥一生没儿子,只有两个女儿。大女儿嫁给了一翟姓人家,随夫家迁居阜新,很少往来。她和二女儿相依为命。姥爷死得早,葬在东边的沙土岗上,站在家门口就能望见姥爷的坟。那年月,这里没有多少人家住,放眼望去,除了菜地,还是菜地。
       “他入土为安吧,不惊动他了。累了一辈子,也该歇了。”姥姥的神情有些黯然,两个人一起来闯的关东,最后,剩她一个了。
        “回山东家看看,待够了就回来。”妈妈说。
        “回来干啥?你们活得好,我放心。人这辈子,唉——”
       姥姥就这样一个人回山东老家了。没有人送行,也没有人道一声“再见”。只有妈妈一个人在流泪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95

主题

530

帖子

530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7-9 10:34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郭锡镇 于 2017-7-9 10:53 编辑

      这篇人物散文《姥姥》,非常质朴、感人。由于中国妇女长期处于封建桎梏压制,能受到良好教育的极少。但是她们勤劳、努力、孝顺、从一而终的感情,对于家人的好、孩子的爱、对苦难的隐忍和坚强,她们是中国妇女的典范。
      像莫言的《丰乳肥臀》、倪萍的《姥姥语录》也都写到了这点。她们的经验、生活哲理、乃至治病的偏方都是祖辈传下来,在生活中不断摸索、积累出来,代代相传。
      这篇文章没有华丽的辞藻,没有大起大落的故事情节,却用生动的生活细节,把姥姥的形象塑造的很伟大。问好!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379

主题

9015

帖子

9020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7-9 11:06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郭锡镇 于 2017-7-9 13:33 编辑

      重新编辑,整理整理队形,文字未作任何改动。
      姥姥,北方话中的外祖母,南方湖南一带把曾祖母称为姥姥。英文中与祖母称呼无异:grandmother,口语:grandma。外婆通常是指母亲的母亲。祖父母是指父亲的父母亲,也称爷爷奶奶。母亲的父母又称为外祖父母,又称外公、外婆。自己则分别是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孙儿、孙女和外孙、外孙女。不同地方及方言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有不同的称谓。例如中国北方称祖父母为爷爷、奶奶,称外祖父母为姥爷、姥姥。粤语称祖父母为爷爷、嫲嫲或阿爷、阿嫲,称外祖父母为公公、婆婆。闽南语不论是祖父母还是外祖父母都称阿公、阿嬷(也可较专一地称外公、外嬷)。吴语(尤其苏州方言)称祖父母为好公、好婆。而同样的称谓在不同方言所指的人也不同,如中国北方话的"公公"、"婆婆"是儿媳称丈夫的父母,粤语却用"老爷"、"奶奶"称丈夫的父母。

安徽合肥、舒城部分地区也称姑姑为姥姥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80

主题

1万

帖子

1万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7-9 22:46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作者通过不同时期,不同的角度,详细的展现了姥姥这位老人鲜明人物性格,她聪明、智慧、勤劳、勇敢,骨子里有种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性格。老人当年为了生存历经千辛万苦出来闯关东,最后老人看到日子一天天好起来的子孙们,还是决定放心地返回自己的家乡,她渴望着叶落归根。这篇作品作者主要用的是平实的写作手法,朴素的语言、生动的故事,来打动读者。写的好,学习了。问好姜基安老师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晚晴四合院 ( 辽ICP备13012158号-1

本站联系人:程南  联系电话:18240480355 024-2318070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