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册
网站管理条例
找回密码
搜索
查看: 802|回复: 8

洮昌地区往事

[复制链接]

114

主题

317

帖子

327

积分

发表于 2015-12-25 11:4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郭锡镇 于 2015-12-25 17:38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洮昌地区往事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姜基安

    我脚下这片土地叫沙土坑,名字是土了点儿,可在新中国成立后的五六十年代,偌大个沈阳城,你打听“沙土坑”,不知道的人不多。沙土坑远近驰名,为什么?听说过沈阳的七十二地煞吗?沙土坑就是这地煞之一,海龙王给沙土坑灌多少雨水,打个哈欠工夫,地面干爽如初,您信不信?
    沙土坑,地处城乡结合部,在沈阳城北,往南至大北桥以北的开通商店,都属于洮昌地区。为什么叫“洮昌”呢?我访问了几位耄耋之年的老沙土坑人,他们说,他们听老辈人讲,闯关东过来的时候,从东边的蒲河流过来一条水系,经过沙土坑边上,往西淌。水面不宽,清澈见底,水里还有小鱼呢,人们把这条水系叫洮河。汛期时节,河水也经常泛滥。当时做买卖人家为求事业昌盛,生活太平,就把“洮昌”的地名叫开了,但习惯上,人们还喜欢把这里叫“沙土坑”。
沙土坑地面不大,是洮昌地区的主体,现在属于大东区。建国后的几年,我记得我们家住在沙土坑东头,门牌号是:沈阳市北关区中央街2号。当时的沙土坑,北接老瓜堡,西临柳条湖,东面是一条土路直通大北桥,南面横着一条臭水沟,这沟里的水汇聚了化工厂、印染厂的废污水,一路招摇,散发着异味,滚入新开河。沙土坑的百姓为了进城方便,在臭水沟上搭了几座小桥。你若不知道沙土坑在哪儿,有人会告诉你:大北边门外,过了臭水沟的小桥就到啦。
    这条沟真是名副其实的臭水沟,隔几天污水就变换一种颜色:血红的、灰蓝的、老绿的、土黄的……水流时急时缓,滚滚而来。水都带着一定的温度,水面蒸腾着雾气,寒冬腊月天,雾气更重,空气里飘散的异味就更浓。有时候还有穿着连体皮裤的工人来清淤,他们把挖出来的污泥都撇到沟边,那场景那气味,现在想都不愿想了。
    臭水沟的“桥”,就是在沟底垒上两根水泥粗管子,保证水流畅通。上面垫上土,走人走车,这桥就算架好了,没有扶手,没有栏杆,若一脚踩空,掉进沟里,算你倒霉。经常有赶夜路的大马车,车老板一不留神,就从桥上翻到沟里去,或直接冲到沟里去。
    最早的沙土坑人都是闯关东过来的,我的姥爷当年就是靠一副挑子一双腿从山东家徒步来到沈阳城,在大北边门外就能望见沙土坑上散落的几户人家。姥爷选择了沙土坑东头的小河边,搭间草房,有个落脚的地方,就开始耍手艺挣钱。姥爷会种菜,就开辟了一块菜园子,侍弄出时鲜蔬菜,挑到城里,沿街叫卖。日子一天天地过,沙土坑的手艺人也一天天地多。会打铁的开铁匠炉,兼钉马掌;会点豆腐的,开豆腐坊;会摊煎饼的,开煎饼铺;有力气的,哥儿几个一商量,开杠房,婚丧嫁娶全包了;也有的蹲在小桥头,等着到菜园子去卖小工。挣到钱的烫壶小酒,来盘儿驴肉;没挣到钱的弄张煎饼卷果子也对付一顿。光棍汉攒了钱,娶媳妇,生胖小子续香火;有家小的图个日子过得殷实,草房换瓦房,小院变院套。沙土坑接纳着四方人家,人丁日渐兴旺。
    小小沙土坑藏龙卧虎,有名号、叫得响的主儿不少:过小桥往西有武术世家徐大胡子、有专玩儿刀的朱老海、摔交的小痦子,他们的功夫可不敢小瞧。单说小痦子,在北市场杂耍地儿有一号,在沙土坑更是名声显赫。夏日傍晚,他领着一帮徒弟,围一块场子传授技艺。他近身快如闪电,腾挪脚下生风。一搭手,眨眼工夫就让对手滚于场外。他的徒弟们个个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文化大革命闹小流氓,沙土坑有小痦子和他的徒弟在,街面相对比较太平。
    论铺面,有刘家草料铺、姜家铁活厂、宋家机纺、聂家煎饼、白家豆腐,他们的生意可不敢得罪老百姓的口碑。那聂家煎饼堪称一绝,大鏊子,煎饼刮得平整匀称。想吃脆的,整张都酥脆;想吃筋道的,喷点水一闷,卷上油条和大葱,我保证你晃着脑袋咬。街坊邻居买煎饼不用拿现钱,用他们家自制的竹牌牌,三个月两个月一结账,非常方便。有时候有的人没挣到钱,也不会饿肚子。
    论手艺,有专剌玻璃的任玻璃匠、卖萝卜糖的小个子张、还有火炕王、剃头捏拿大老常。这些走街串巷的主儿,没有点儿绝活,敢单挑大旗吗?火炕王,真名叫王兆国,外号王造锅。什么样的锅台什么样的炕,他都能盘,保证火苗窜的高,烟走得顺溜。剃头匠老常叫常贵亭,从小在河北省老家拜师学艺,闯来关东,在沙土坑宋家胡同拐角开了一个铺面。老常个头不高,腕劲不小,一把剃须刀飞飞快,一把小剪子咔嚓咔嚓,有节奏地响声不间断。理完发,还要在你的头顶拍三拍,在你的脖颈、肩膀捏几捏,晃几晃,让你神清气爽,满意而归。
    沙土坑的爷们儿,果然名不虚传。几年、几十年光景,沙土坑街路通达,新宅大院添了不少。说变化,沙土坑时时刻刻都在变化;说发展,沙土坑也确实在发展。56年公私合营,走集体化道路。58年大跃进,又大步走人民公社化道路。沙土坑步步紧跟没有落后。政府为沙土坑人建立了副食商店、百货商店、粮站、煤场等等提供日常生活必需品的场所。还建立了一所中学、两所小学、地段医务所等场所。建国十年是这个样子,又奋斗了十年还是这个样子。沙土坑,脚下的这片土地,生我养我的地方多么渴望繁华,渴望天降神马呀!沙土坑何日才能赶上沈阳城市发展的步伐?
    呜呼!都什么年代了,放眼沙土坑,依然少不了荒凉。大汽车从沙坑里开进开出,取走了沙子,留下了空旷的大沙坑。沙土坑,先前只是一个地域的名称,而今为了城市建设发展的需要,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沙土坑。春风起时,尘土弥天。沙土坑饮泣,沉默不语。遥望西北坡岗上还有一片坟茔地,接过来是地瓜地、韭菜地,顺着坑边走过来,坑沿上还立着一尊小庙。我记事时,沈阳都解放几年了,常听见凄婉的唢呐声传来,那是送葬的人群从我家门前经过。铜锣开道,旗幡招展,直奔小庙。在庙前焚烧纸人纸马。熊熊的火光,使人能产生逝者驾鹤西行的幻觉,但是,这一阵热闹之后,谁还愿意在此驻足?留在这里的除了凄凉,还有荒凉。啊!沙土坑忍受着,期盼着。何时才能融入沈阳城市发展的目光?
理想与现实只在一瞬间便完成了转换,洮昌地区时来运转。
   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,阻隔沙土坑交通的臭水沟填平了,水沟转入地下,上面修了一条宽广的柏油路,取名“战备路”,通过北运河新修了一座桥,取名“吉祥桥”,路边栽上了小叶白杨,空气变得清新了。绿树蓝天,心情舒畅,好日子就像穿针的红丝线,刚刚起头。
    春去秋来,花开花谢,全中国人民共同传颂着一个春天的故事。人们记住了一句旷世名言:发展才是硬道理。遵循着求发展的思路,沙土坑再也不能四平八稳地过日子了。党和政府关心这块土地,经过了一系列的调查论证、规划设计,在刚刚跨入新世纪的时候,沙土坑又经历了两次棚户区改造的“动迁”。第一次名曰“异地动迁”,市政府要盖公寓楼;第二次动迁,允许回迁。沙土坑的百姓,有的挥泪告别了哺育他们几辈子的土地;有的亲手扒掉了住房,向残垣断壁作暂时的告别,期待着回迁的那一天。
    顷刻之间,沙土坑的低矮平房被夷为平地。望着脚下的这片土地,人们惊诧了。多少年的沙土坑,让这里的人们享受福祉。原来这片土地中间高,四围低,是一块龟背宝地!
    新楼竣工的那一天,沙土坑的儿女又喜气洋洋地乔迁新居,搬回了脚下的这片土地。如今,这片土地上高楼林立,哪里还有一点点老沙土坑的影儿?我的几个曾经在沙土坑住过的少年伙伴,聚会的时候谈起沙土坑,执意要寻找出一些老沙土坑的遗迹,甚至我们不吝时间和足力,围绕沙土坑,在大街小巷走了一遭。日伪时期留下的碉堡,没啦;路边的自来水龙头,没啦;杂草丛生的大沙土坑,没啦;五十中学的窑头砖围墙,没啦;咸菜疙瘩厂,没啦;上坎儿商店、久胜煤场、红房子商店,都没啦!沙土坑,我们几乎认不出了你。洮昌地区在迅猛发展,你让沈阳市的发展洪流吞没了,你被沈阳的城区发展揽入了怀中!
    请允许我以白描的方式描述一下洮昌地区的新颜,如今的洮昌,新楼群成片,以居民住宅为主体,成立了十数个小区。有锦联左岸公寓楼、公务员小区、洮昌花园小区、中胜小区、世博家园小区、北海家园小区等。小区环境优雅,花坛绿树,彩砖铺地,街路通畅,休闲广场还设置了健身器材。
    大东法院的特色建筑雄踞于原沙土坑的南端,北运河北岸。原来的冶金技校扩大了规模,升格为沈阳大学,校区横跨北运河。遐迩闻名的餐饮业明星——都市绿洲坐落在原沙土坑的西南角,面对北运河。此地雷震西南,地上生水,阳鱼翻身,财运亨通。北方客运公司在原沙土坑的西北角,这里也是聚财之地,载重大卡车轰轰隆隆,开进开出,定然是八方进财,财源滚滚。处于沙土坑中心地带的五十中学,教学楼焕然一新,透视围墙展示着校园景观,教学、管理堪称一流,是当之无愧的大东区中学北片的排头兵。走出沙土坑向南,辟有“洮昌景观夜市”,大片的楼群气魄非凡,坐落在北运河的北岸。还新建了一座“锦联枫露桥”,通往北运河南岸的“枫露园”,让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晨练出行都方便。
    啊!洮昌,脚下这片土地,告别了你的过去,你的荒凉与落后,那一切的一切早已成为历史的陈迹,往事悠悠,付诸东流水。新的一代人生逢盛世,满眼柳暗花明。他们要与时俱进,牢记肩负的使命,让洮昌的名字永葆灵光。正所谓“人世有代谢,往来成古今”,只有脚下这片土地永恒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

主题

317

帖子

327

积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2-25 12:02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庆贺大东区作协来晚晴四合院!让我们用笔书写大东的新面貌,展现大东人的精神品格。大东,历史厚重,人文环境优越,太阳升起最先照耀我们的窗棂。大东,人才济济,文学艺术的摇篮,诸多先贤酿就了古盛京的文化。生长在这块热土上,我们就要承前启后,继往开来,歌颂日新月异的新大东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79

主题

2803

帖子

2977

积分

发表于 2015-12-25 13:02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热烈欢迎大东作协的老师!谢谢基安老师在新栏目中发表的第一篇佳作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0

主题

136

帖子

141

积分

发表于 2015-12-25 16:4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也是大东人,你把沙土坑写得如此生动,你令我刮目。向你学习热爱生活的态度,笔耕不辍的勤奋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0

主题

1237

帖子

1242

积分

发表于 2015-12-31 06:45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看到这篇文章感到很亲切,我家八十年代,在沙子坑附近住,现在称机校街,离五十中学很近。我还不知道有这么多故事,谢谢姜基安,祝新年快乐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80

主题

1万

帖子

1万

积分

发表于 2016-1-26 23:43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这样的文章好,而且有不少史料性价值。我们好多网友也可以写写这些。问好姜基安老师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90

主题

5666

帖子

5671

积分

发表于 2016-1-27 07:41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张菱 于 2016-1-27 07:58 编辑

      转【沈阳今报 2007年9月26日】近60岁的金大妈是大东区众多棚户区居民中的一员,住了几十年平房的她现在终于住上了政府补贴房。可是,回忆起住在棚户区的那些日子,她第一件事想起来的,就是每天早上起床,都要到室外厕所前排着长长的队伍等着去厕所。
  金大妈说,那时附近的邻居都习惯早起,可是几十户居民共用一个室外厕所,家家都早起就要在厕所外排队,边排队边拉家常,邻居感情到也趁此机会建立了起来。其实排队还不算什么,最糟的是厕所的卫生问题。“夏天里面蚊蝇乱飞,臭气熏天。冬天地上全是冰,像我这种老年人一不小心就容易摔一跤。”
  “不过现在可好了,我们终于住楼了,厕所被老伴铺上白白的瓷砖,只有我们老两口用,再也不用排队喽。”说到现在的新家,金大妈就笑的合不拢嘴。
  据了解,大东区的棚户区面积占沈阳市棚户区总量的1/3,连续几年大东区已经逐步将区内棚户区改造,很多居民住上政府补贴房,...。


951190742941500.jpg
棚户区改造后


34721190742941500.jpg
棚户区改造前


42511190742941515.jpg
棚户区改造前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14

主题

317

帖子

327

积分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3-5 11:34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张菱的配图,看了很亲切而心酸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65

主题

3049

帖子

3068

积分

发表于 2017-3-5 11:5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姜老师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一幅历史画卷,精细而又生动,沙土坑市井百态与繁华,徐大胡子、朱老海、小痦子等似曾相识,活灵活现在我们的面前。基安老师用文学记述了洮昌地区的一段历史风貌,非常有意义,期待读到更多这样的作品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晚晴四合院 ( 辽ICP备13012158号-1

本站联系人:程南  联系电话:18240480355 024-2318070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